分类
旧宅

加班?加班!

没想过会有这么多的加班,真没想过。相比之下之前的那份工作或许太轻松了,让我忘记了还有加班这档事的存在。
 
周六晚上23:30分才回去眯一觉,周日又是一整天……
 
其实周末在我看来大抵是无聊的,所以每每这个时候就会跑去Ben家去混日子,过去了并不意味着那边就有多么有趣,但起码能有个人说话,起码能享受一下在这个无聊的城市中游走的快感,喜欢走路,或快或慢的走路,喜欢看风景从眼边流逝,一晃一晃的,就像这个城市一样,晃动得都让人觉得有点不真实了,不过,北京不就是这样子的城市么?
 
但是换成工作感觉则完全变了,同样是一天的工作,甚至还不如平常那样忙,但是一天下来却着实累了,很累,就好像沉重的工作做了很久一样,那种感觉就在离开办公室的那一刻浸漫开来,想改变下心情,想对自己笑笑,但是却不是那么容易。
 
Ben跟我说,别太想不开,毕竟现在是在学习阶段,呵呵~~~是啊,多么堂而皇之的理由,霎那间资本主义般的剥削就变得合情合理了。
 
唯一的乐趣是我能走路回家,不用去挤那让人悬空的公交车。
 
风景很短,只有15分35秒。
 
大致一成不变。
 
最近的景色是被挖开的马路,深深的沟壑,笨重的机械,轰鸣,有如故乡人一般的民工黑黝黝的脸。
 
不太想回到住的地方,倒不是和同住的MM们相处得不愉快,而是不喜欢楼道里头那些欧巴桑们异样的眼光。那些应该大多数都是土著吧?!只是总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年轻人好像都死光光了,整整那么大的一栋楼,每天见到的都是那么欧巴桑们。尽管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自己拿钥匙开门进去了,但是每一次她们都会拿一种对待小偷般警惕的眼睛顺便带着X光一样的眼神从你的头看到脚。不知道她们在意什么呢?
 
同住的Chen是个很活泼开朗的东北女孩,工作也是非常负责的。周六那天晚上她甚至整整在办公室呆了一个晚上。作为一个女孩,她已经很难的了。一大早的时候被她的电话吵醒,她是让我给她开门的。但是在电话里还能听见她跟楼底下那些欧巴桑们吵架的声音,听了个大概,是楼下管门的不给她开门,不让进去。Chen毕竟是个东北姑娘,有着东北的豪气,直接就跟她们吵开了。上来的时候我问了问,她也没明说,半开玩笑的说,他奶奶个腿的,很久没这么痛快的吵架了,呵呵~~~
 
或许我们还要在那里住上很长一段时间,那么跟那些欧巴桑们的“斗争”也应该是旷日持久的了……
 
目前我还没跟她们有什么冲突,不过想起我手中的钥匙原本是Chen的,而她因为没钥匙进不来门而跟她们吵架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只是那种磁钥匙又不能配的……
 
希望以后还是不要有争吵了吧!
 
虽然我是不会喜欢她们的。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