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旧宅

好好活狠狠活

此帖转载自窝窝美女的Blog
2006/8/31
好好活,狠狠活

晚上回家,看着一路蜿蜒的车灯,忽然感恩。这样的夜色,尽管混沌宛如洗不清的墨水瓶,尽管冷风宛如凄凉的深秋,可就是这样的夜色,我们觉得再普通平常不过的夜色,有的人习以为常漠视不理的夜色,有的人已经永远无法感受。

一个人的离去,是如此渺小、卑微、平凡、琐屑的一件事情。他的离去,好像一块小石头投入水面,溅起一片热闹,又复归于沉寂那么短暂;他的离去,好像一片游离的云朵,在大地映射出美丽的影子,又悄然飘过那么安静;他的离去,好像一阵温柔的清风,偶尔路过人间拂乱发丝,又无迹可循那么寂寞……

我真的不能想象,一个人孤独的离去,他自己的世界已然坍塌,而他身后的世界,还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歌照唱,舞照跳,夜继续喧嚣,阳光依旧明媚,床上有人做爱,霓虹霸道的妖娆,酒吧上演滑稽的狂欢,秋天不可抵挡的到来,每天七点电视里还是播放新闻联播,世界的某个角落继续发生战争,明星的绯闻仍然占据小报的头条,大街上车来车往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人们兢兢业业朝九晚五醉生梦死灯红酒绿正儿八经风雨无阻的讨生活……这一切都不属于他了,而这一切,这生龙活虎朝气蓬勃生机盎然热气腾腾的一切,总有一天,也不再属于我们!

今天,当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大会议室,盘腿坐在铺了一张废报纸的地上,然后跟谁赌气似的,勺子似的,机器人似的,重复着同样的工作的时候,接了一个电话,西岛去世了。西岛,素未谋面,素昧平生,仅仅网络打过照面,本是不相干的人,但几乎在同时,我想到我们前天才打过电话,才加为QQ好友,才聊过天……我没有犹豫紧接着说,不行,我要去昌吉看看他。

接下来的时间,我继续麻木的撕票盖章,但是明显感觉到凉意从心里扩散到四肢,手指冰凉,发着抖,有些想哭又极力克制,害怕自己这么脆弱,我不断告诉自己,他是陌生人,他是陌生人,可我不敢相信,又不自觉的回忆。我不得不承认,我是多么惧怕死亡,与其说我害怕离开这个世界,不如说我害怕身边的人离开这个世界,不管亲疏远近,只要我认识,就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死亡的消息,像是最激烈最无情最冰冷的耳光,狠狠闪过来,除了趔趄,除了掩面,除了痛哭,我们能做什么?

外公是在十年前的九月三号,因为同样的病――心肌梗塞,离开我。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病了整整大半年,听课、走路、吃饭、回家,只要想到他,眼泪能在一瞬间掉下来。那个夜晚的每一分每一秒,漫长的如同一辈子,好像已经镌刻在外公的墓碑上,清晰的没有办法。外公的离开,从某种意义上改变了我,那个夜晚过后,我是我,但我绝对不再是我。已经十年了,我从来没有忘记,自己在殡仪馆,是怎么穿过停放着的一排排尸体,走向他,最后的走向他,最后的为他梳头,最后的摸他冰冷的脸!

石头说,上帝的伟大之处,不在于创造了人,而是在于创造死亡。但我到底做不到庄子那种超脱,面对死亡,还能击节而歌。信仰佛教的时候,我以为我都参透生死了呢,可以平静淡然的接受死亡是涅磐是解脱是新生,其实,我根本不能!我甚至会妄想时间的凝固,让一切都静止,不管是美好还是丑陋,让一切静止吧!

今后,不管谁批评我思想腐朽、不求上进、玩世不恭,我还是坚守自己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的信条,外公的离开,启蒙了我这个思想,而以后的日子,不断有朋友的离去,提醒、巩固、加深、升华着我这个思想。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要做我自己,好好活狠狠活,你们,只要你们认为是我的朋友,请答应我,让我们一起好好活狠狠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