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旧宅

你的北京,我的胡同(完结)

顺着南横西街往东
一家小店的门口坐着这个可爱的小弟弟
想想小时候的我们也这样一遍不耐烦的翻着课本一遍又老老实实的完成作业吧?
长大了就不用写这么多作业了
只是长大的烦恼,长大才知道啊…… 

过马路,顺着一边是工地一边是旧房子的南横东街往前
传说中的兵马街估计已经被那高高在建的楼取代了吧
小肠陈的招牌红里透着黑
很有那么一股子小店的沧桑感
大概因为时间的原因,门掩着,没有客人
透过旧旧的窗户望进去,一口大锅里头的卤煮还在翻滚着冒着热气
对于老北京的这种食物自打上次尝试过之后就没有勇气再来第二次了,呵呵
站在门口拍下这样一张,继续 

 没几步,迎新街的招牌出现在眼前,拐进去
老门老巷,一样的涂满了拆字
莫不是现代行为艺术的一种?!
老人虽然蹒跚,但显得却中气十足
也像极了这个即将消失的区域
有着北京人特有的范儿 

来到果子巷,因为大部分没有规划到拆迁里头就显得人气满溢了

看这个小黑板,呵呵,是不是很可爱

顺着果子巷继续往东,在一家露天铁板烧的小摊位上买了鱿鱼串
其实是很少吃这些东西的,因为胃很矫情,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就会给我闹别扭
但是在这样一个热热闹闹的地方,似乎所有的东西都不用去顾及了
就好像那个小僧说的,病,多数是心生,心情豁达,也就没那么多病了
眼瞅着要走到马路上了,依旧没有发现北堂子胡同的牌子
问了手臂上戴着红袖章的老人说是在前面不远处的那个木头电线杆子一拐弯就是了
旁边是一栋已经拆除的平房
想来,这应该是原来钉着小牌子的地方吧…… 

 顺着短短的胡同走到粉房琉璃街
一个稀奇古怪的名字
不过这条街两旁有着高高的树,喜欢到不行
一个老巷子所必须的点缀啊
想着如果是夏天,投下来斑驳的树影,那该是怎样的光景…… 

 在福州馆胡同拐出去就是虎坊桥了
往北到路口
湖广会馆就在西南角
参观券10/人,进去以后想想为啥不拿张名片出来说是看场地呢?哈哈
现在的湖广会馆除了一个相当漂亮的大戏楼之外还有一个博物馆
讲着属于他自己的历史
还有私房菜和茶桌,呵呵,这就是商业运作了 

 走进小院门,就看到笼子里的几只鹩哥
试探着跟他打了个招呼“你好”
没想到还真就回了句标标准准的你好过来,煞是可爱


没有演出,没有人,大戏楼空荡荡的
静静的坐着,心思却抑制不住的狂奔出来
仿佛看到生旦净末丑的一个个粉饰上场,咿咿呀呀的那么唱起来
讲着那些古旧的故事
用一种听不懂的腔调
却能让你感动到似乎要流下泪
曾经有朋友说愿意听戏,喜欢听戏,意味着你老了
我,开始老了?

问了前台大致的票价
不分平日周末,但凡有戏上演的时候都是180一个座儿的
偶尔也有相声演出,则2050不等
这相声的票价多少还是能接受的,听戏的价格就多少有点高了
你说这都快失传的东西,为啥不学学电影搞个特价让更多的人来喜欢来参与呢?
朋友说这些东西大都是外国来的旅行团过来听,根本不指望国人来多少吧
也许,他是对的

路口的西北角是商务印书馆的老楼,现在也荡然无存了
东北角往东一点是纪晓岚故居
6/
本来已经属于益阳饭店了
后来有分开来,作为文物保护起来
也就前后两间房子
但在管理员的收拾整理下小院子即便是是冬天还显得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
管理员是位微微发胖的中年人,写的一手好字,对纪晓岚的一切如数家珍
对于我关于门票上过多的广告的质疑也和颜悦色的做着解释
呵呵
能保护下来,还是不错的
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知道那些历史吧……

这据说是纪晓岚亲手植下的海棠花
不知道再过几天,是不是会满树的姹紫嫣红呢?
出来的时候天色已不早了,阴霾了一天的天空也分成东西两种状态
东边依旧阴霾估计有雨将袭,西边已经敞亮开来
夕阳透过云彩照过来,暖暖的
春天到了……

如果说一个城市的发展必须要舍弃一些东西的话
那么我还是希望多多少少的保存一些,多保存一些这些古老的巷子
或许是因为我不住在里头多少显得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知道那里的条件是不好的
有些地方什么甚至没有上下水,所以室内没有浴室和卫生间
因为没有安装集中供暖的管道,冬天里只能靠小煤炉解决取暖问题等等
但是
我还是自私的想要保留着这样一种几世同堂的生活方式
在这个四环以内都是高高楼房的地方还有着这样平和而低调的方格子是一件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很庆幸的看到北京市政府规范了四合院买卖的条款
让这种独特的建筑形式能得以继续存在下去
并得到完善
因为,那些修缮一新的四合院并没有失去让人感到温暖的味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