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旧宅

阳朔小歇之西街拾遗

乱了咖啡吧,一个我每个晚上都会呆一会的地方。

煎豆腐,在西街大概这一盒要5块吧,那天散步到一个小学边,只要2块⋯⋯很好吃啊!

第一次点的啤酒鱼,忘记让店家去掉鳞片,那感觉,相当的不好。

第二次再点,好吃太多了!

道旁的不知道什么树,叶子红了一大片,是秋季么?明明是冬天了啊~

遥望月亮山

那棵著名的大榕树。

阳朔西街,或许有太多的溢美之辞出现在这里,让他多少变得有点像是神话中的地方,大部分来这里自由行的人是不是也都怀揣着一个摸不着的梦?

老街、旧房子、酒吧、餐厅、客栈⋯⋯弹着吉他唱歌的姑娘和摇曳的烛火,以及一帮来自天南海北莫名其妙的人。你说应该在这样的氛围下写一个怎样的故事才合适?呵呵,还是静静的听歌吧。毕竟,你心里的那个西街我写不出来,我心里的这个西街也大概不是你想要的。

所以,不要问我西街好不好值不值得去之类,没什么地方是不好的。说他好还是不好,在于你碰到的那些人和事,好与不好,只是周遭留给你的印象罢了。况且,生命的长度如此有限,多去几个地方拓宽自己的宽度,怎么会有不好的呢?

西街小,加上周边的几条街道走一圈也不会花费你半天的时间,其实整个阳朔县城也不大,如果你真有兴趣到处穿的话,骑车一天也够了。所以在呆了几天之后,你会发现你已经能象本地人一样蹓跶来蹓跶去找各种你觉得有意思的地方呆着了。你会觉得他单调么?从互联网上搜到的店,很多已经不在了,生意不好做啊,呵呵,总会有更迭的。不过总共也没多大,自己瞎溜达吧,总能找到一个合适你口味的。

古镇的夜晚总是喧闹的,但可能季节的关系,我倒觉得还好,几个比较聒噪的酒吧都在西街主街上,晃悠到另外一条小路上,忽然听到一个淡淡的嗓子唱着小情歌,那会是一个怎样恬静的姑娘呢?顺声前往,去了乱了咖啡吧。一个简单的乐谱架子,一把吉他,一个长发的姑娘,一束光。她的声音清澈,有股特别的味道,唱的时候不会很用力,但那声音却有着特殊的魔力,足以让我在每个晚上到他们家去呆一会。

很多时候的出行会安排的很紧张,几点起床几点吃饭几点抵达某个景点几点回酒店几点去宵夜几点睡觉,我并不反感那样的日子,因为会很有条理很充实,让人可以活在自己的行走当中。但偶尔象这样在西街傻坐着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找家看着顺眼的客栈住下,每天睡到被阳光吵醒。跟前台的小妹或者小弟请教附近有什么地方可以走走,然后租辆单车,设定目的地就过去。呆够了就随便找地方吃饭,晚上再找个合适的地方呆着。放松大抵就是这样了吧,生活是多么美好啊,哈哈~

 

TIPS:

阳朔不大,周遭的美景却很多,所以要游览最便捷的方式就是租辆自行车了。大部分的地方都可以靠这两个轮子搞定,稍微再远一些的地方也会有小巴的班车。而西街这一片基本上靠走就可以了,因为真的很小。

吃东西方面,建议可以往城区多走走,有的是吃饭的地方,除非你要吃西餐,那肯定只有西街上的才比较好了。对了,啤酒鱼算是当地名吃,但选了鱼之后一定要记得说让去鳞,默认情况下是不去鳞的。

住的方面,可以先定一家住下,然后在闲逛的时候看看,觉得哪家合适了再搬过去,我住了两家:懒人堂和院子,都不错,供参考,反正我也没拿回扣,哈哈。

分类
旧宅

阳朔小歇之印象刘三姐

去了阳朔,就不能不看老谋子的印象刘三姐了。这是老谋子印象系列的第一场,也从此让“印象”二字称为山水实景演出的代名词。

不得不感慨他对大型活动现场的超强把握能力,除了他估计中国也找不出第二个了,虽然这两年执导的商业电影有点败坏名声,不过还是消损不了他在我心里的地位。印象刘三姐于2004年3月20日正式公演,尽管已经过去8年,但你丝毫感觉不到说他哪里过时了,哪里跟这个年代的审美格格不入了!

当灯光印出山峦,山歌唱起,竹筏在水面上摆出龙门阵,除了呆掉,实在是想不出能做什么别的⋯⋯

很遗憾,我的水平以及佳能450D+18-55mm F3.6的镜头实在很难表达出现场的震撼,我只能说,如果你去了阳朔,这场演出,你就不该错过!

该演出的票据你可以从你住的客栈订购,会有专车接送。票价分为4种吧,前边是板凳样的,然后是公交车上那种塑料凳子的,再往上是藤椅,最高处为小包间,个人推荐买第二种好了。可惜的是不能选位,只能选类型,好在当天运气好,拿到一张几乎是正中间的票!

分类
旧宅

阳朔小歇之兴坪古镇

7#Cafe 家的墙,兴坪这边的咖啡吧也比阳朔少很多,店主是个30左右的男子,招呼完我就继续打他的星际争霸,单机版的,呵呵,让我想起了当年和同学们对挑的日子。

那日漂流,抵达兴坪时候已是傍晚时分,只能匆匆前往车站返回阳朔,但据说兴坪古镇也有一条老街,颇有味道,于是择日又来。

相比于阳朔西街的热闹,兴坪这边则要冷清的太多太多,那种感觉,像极了涑河之于丽江。或许这几年来走过太多的地方,看到这些要么破烂到废弃要么翻新成另外一个东西的所谓古镇,心里总是有些难过。其实,真的有很多的经验可以借鉴和参考,留下来的这些东西,不仅仅会为当地带来财富,更重要的是内里的文化之根基,让后人可以看得懂摸得到的历史!

拍照有个好处,你可以左躲右闪,可以登高远眺或者蹲下仰望,总有个角度会让你看穿时光,嗅到历史的芳香。

当地人喜欢晾晒柚子皮,因为当地盛产沙田柚,而柚子皮是很好的药材以及各种饮料或者食品的主料。还有腊肉、腊肠,用竹竿挑着,挂着屋头阳光充裕的地方,看上去就那么美味。

从阳朔到兴坪有小巴,非常方便,单程7块,耗时约1个半钟头。

分类
旧宅

阳朔小歇之遇龙河

除了漓江,还有一条河据说也是要看看的,那便是遇龙河。

不同于漓江开发了那么久,遇龙河漂流则要晚了许多,而且河面也不如漓江那么宽广。遇龙河整个漂流也是分段的,从上游到下游有不小的落差,为了保证水流,所以隔一段就会修筑一个小的水坝,当竹筏从上漂过的时候会由于俯冲到水势较低的下一段而溅起水花,这是跟漓江漂流很不一样的地方。

同样由于是枯水期的缘故,选择了下游那一段即到工农桥那一段进行。

如果头一天没有看过漓江,也许在看遇龙河的时候会觉得惊艳,但毕竟是安排在了第二天,所以,只能说,也很美,不过没有之前那么感动了,呵呵。不过遇龙河有个让我很不满意的地方就是沿河有无数搭建的筏子,上头是卖烤鱼的店家,冬季没什么游客,大部分都不开业了,但垡子是不收起来的,毕竟很大。我在想,如果是夏季热闹的时候,这条河还有得看么⋯⋯不能为了赚钱而发放那么多搭建的许可啊!

撑筏子的大叔是本地的农民,说撑一趟他们只能拿到20块,其他的都是给那个公司了云云。想来也是真辛苦,这一趟下来差不多得2个小时,这工时费实在是太低了,但漂流的价格可是120呢!然后又跟我们算起供养孩子读书的辛苦,什么择校费啊课外辅导费啊,虽然比不了城里,但他们本身就是没什么收入的农民啊⋯⋯不知道这么些年教育改革都做了些什么“好事”!回想当年自己念书的时候,虽然义务教育阶段没有免费,但家长的负担好像也没有这么重的。

虽然过小水坝的时候水花会溅起很高,但是基本上你抬脚就是了,多少总会淋湿一点点,保护好随身携带的电子设备即可。上筏子前会有很多人兜售一次性胶袋什么的,不用买了。忽然想起来,河道里头那些垃圾袋估计有很多都是这样来的⋯⋯唉⋯⋯作孽!

会有人在水坝下边等着给你拍照,虽然他们拍的并不专业,一台单反,设置为运动模式,然后连拍⋯⋯但总归是自己过水坝是各种扭曲的脸吧,打印的话收费很高,不可取,建议自带U盘,或者拿出相机的SD卡拷贝走全部的底片就是了,30块搞定。

分类
旧宅

阳朔小歇之漓江

嗯,烟盒上风景画的原始出处。请自觉抵制二手烟!

前面的山就是九马画山,不过想象力匮乏的我实在是数不出来那么多匹。

右边的山是“黄布倒影”。

20元人民币上的风景点。

兔年岁末,将手头的工作忙碌到一个段落,抽出点时间跑到阳朔小歇几日。

兔年之于我是个很难忘的年份,跟一帮想做事的人做了件不大不小的事,现在回想起来,从去年的7月到12月,几乎没有哪个工作日是可以准点下班的,呵呵~不过人就是那么奇怪,一边抱怨,一边却跟打了鸡血似的抗战到底。

我们曾经有个大大的梦想呢,呵呵~

漓江漂流有很多段落,你可以选择漂全程或者其中的某个部分,收费自然也是不一样的。最精华的一段当数杨堤到兴坪。去的时候是12月末,已经是枯水期很久了,自然不敢冒险漂全程,不过回头再看,选这一段是相当值得。

人的想象力总是无穷尽,加上独特的喀斯特地形,山水倒影,两岸凤尾竹摇曳生资,美好的景色实在令人目不暇接。虽然去的季节有些晚了,没有盛水期那么波澜壮阔的景象,却也落得清静,江面上往返的竹筏也不至于象抓鱼的鸭子般密集。坐于船头,看群山退却。和风,微冷,耳边是竹篙划破水面的激荡声,所有工作的烦忧与劳累都消失了,只想那么坐着,什么也不想的坐着。

其实很感谢当地的管理者,严禁在河道的两侧胡搭乱建,想想漓江开发旅游过了多少个年头,现在还能基本保持原貌,不得不说管理有效。希望其他地方也多去漓江取取经,商业化的开发是为了长足的发展去的,不是杀鸡取卵,不是一哄而上,如果毁掉了这些美景,还谈什么旅游文化开发。

从杨堤到兴坪,中间会经过浪石村,村子已经基本上翻修一新,看不到太多古村落的样子。虽然少许有些失望,不过也是好事了,凭什么你一个外乡人要本地人一直住在破旧的房子里。返回竹筏前有些闹肚子,去了当地一所小学。说是小学,其实也就是一间教学楼7、8间教室而已。就像很多乡村里一样,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学生在上学了,去的时候只有一个班在上课,里头的学生一看就不完全是一个年级的,大的大小的小,一名约莫50往上的大叔用当地的方言再讲着什么,也许再过不久,这个小学也得荒废了吧⋯⋯

那几天的天气并不太适合拍照,大概就是白晃晃的,你看不见太阳,也不会觉得特别晒,但是想看见蓝天白云什么的就别做梦了,呵呵。不过呢,体感倒是舒服极了。拍照这种事儿,纪念而已,重要的是,当下你在那里,在那里做着你真正想做的事,不是吗?